shadow老巫

自娱自乐,忙里偷闲,惟愿生活美好,



就是个老巫。

意外之喜,非常好看!
这是一次好久没有的愉快食用!

书名:《We need to talk about Kevin》(《凯文怎么了》《我们需要谈谈凯文》)
作者:(美)莱昂内尔·施赖弗
译者:李尧 李平


我变成一株苍白了的玫瑰
当你在回忆里找我的时候

月读
书名:《大师和玛格丽特》
作者:俄 布尔加科夫
译者:高惠群



名著,是要花时间去了解背后的故事的,才能明白书的作者到底想象征什么,所以我总不爱看名著,我是个懒人,我很确定这是我的问题。
所以当我借到手发现这是本名著的时候,我还是毫无准备的先读了起来。嗯,竟然一点都不难受?这可能就是魔现主义的好处?一本读下去,即使不了解作者,不了解当时的苏联,也可以像在看一本扭曲世界的科幻惊悚小说,写作手法也值得注意。若了解了作者身世和当时所处的时代,倒也更容易理解作者的意图,虽然每个人的都必定有些不同。
但是,我读《二手时间》和这本书的时候,都想吐槽一点很久了,咱人名能不能短点?虽然大概是我俄国文学读的少的缘故……可是真的好长啊

家里的冰箱终于空了
哈哈哈
可以买东西了

感觉一个人可以吃超多东西……🤦🏻‍♀️


我们都将死去,但一切都会好的。
————兄弟和姐妹,刽子手、受害者和选民

我的祖国叫十月。
—————另一种圣经和另一种信徒

这时候,是一个陌生的女人······一个看护⋯⋯把我抱起来紧紧贴在身上说:“你是我的小宝贝。”
我看见了上帝。
—————苦难中的甜味和俄罗斯精神的焦点

我们都以为,怪物必须有脚和蹄,可是现在坐在你面前的就是一个人⋯⋯

死亡机器不间断地工作了几十年⋯⋯它的逻辑是独一无二的:受害者就是刽子手,而刽子手最终也是受害者。

没有!每个人都很可怜,所有人都是受害者。在链条的末端是所有人!
——————一面小红旗和斧头的微笑

我有时候想要杀死他们所有人,又为这个想法而恐惧。
——————想要杀死他们所有人,又为这个想法而恐惧

书名:《二手时间》
作者:[白俄]S.A.阿列克谢耶维奇
译者: 吕宁思

非常懒

其实,油菜花也超香的。

月常打卡*


书名:《阿西莫夫:机器人短篇全集》
作者:{美}艾萨克·阿西莫夫
译者: 叶李华


“你开口前最好三思,三思后最好闭嘴。”嗯,我喜欢这句话。
这本书看的极慢,主要是因为一篇篇的看下去后也越来越合胃口,还有就是我最近有一点点闲…
爱看科幻类的片,不怎么爱看科幻类的书,我自己也不晓得为什么。
前段时间被安利了综艺见字如面然后就听到了写《三体》的作者写的那封信,突然就想看了,再突然就想起阿西莫夫来了,于是不突然地借了短篇全集,其实是怕我看不下去长篇…
其实我完全多虑了,书我是喜欢,越看越有趣,甚至说不出最喜欢的是哪篇,都怪阿西莫夫的脑洞是真的大啊,我看的时候还很容易脑补成各种大片,出乎意料的是看到最后两篇的时候,反而感觉没有比前面的喜欢呐,《天堂异乡人》《三百年庆事件》《保证满意》《逃避!》《冒险》《证据》《可避免的冲突》《女性直觉》这些我倒是更喜欢,其实鲍尔和多诺凡系列这类我也是喜欢的,然而苏珊凯文出现了(我太喜欢了……这样下去我可能会突然又开始看长篇啊。(别,专业还有好多书呢(;´_)